_Mandra

相信才看得见.

【德哈】我喜欢你有20个理由

·灵感来自贴吧:在河之狸  的题楼

·为了结合里面的一些细节在HP时间线里出现的时间,就设定在六年级,就假设没有食死徒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德拉科视角  是个喝了吐真剂的跩[bu][别给ooc找理由]

我喜欢你有20个理由

1.我第一次在对角巷见到你时,年幼的心带着兴奋和好奇将我牵向了你,我过分的关注你,因为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霍格沃茨即将入学的学生。

2.为了让你时刻注意到我,我总是去找你的麻烦,因为如果不这样接近你,喜欢你的心情岂不是太明显了。不过好在你似乎也还很喜欢和我拌嘴争吵,既然这样,那我只能更喜欢你。

3.了解到有时候你会骑着光轮2000在夜还没全黑下来的时候在的霍格沃茨的城堡边转一转,同样的时间我会靠在宿舍的窗边,望见远处有一个骑着扫帚的楞头男孩,你停下来看着夕阳余晖的样子也很吸引我。

4.你说你是很厌恶我的,发在内心的,看见我的时候也许是愉快的一天里最倒霉的一刻。他们都说斯莱特林的人是狡诈的有野心的人,所以你懂吗,你厌恶的目光反倒是为我野心增加的砝码。

5.能叫你一声Harry是我长久以来的愿望,因为在我看来这真是一个可爱的名字,但是我无聊的自尊心从来没让我将这个名字念出口。

6.写这封信时是我们认识的第六年,交到你手里时是我们即将迎来的第七年,从出生以来,从没有一个人让我如这些年里一样魂牵于一个人,我想你是特殊的,而且第七年和今后的每一年我想都是如此。

7.如果有一天我会陷身火海,我想波特你会来救我,即使我总是让你感到生活的不快,也不会影响我相信这件事。并不是我喜欢你所以信任你,而是因为我信任你,所以喜欢你,我的救世主。

8.此生最幸运的事情是我爱上你,此生最遗憾的事情是我还没有追到你,而我也不想遗憾此生。

9.多少次我的心神迷失在你碧绿的眼睛里,如能灼烧人心的一种魔药,如阿瓦达的一道光,我知道我的比喻很奇怪,但我是想表达他们都是能夺走我命的东西。

10.的确如果我和其他人说我迷恋着救世主他们会很奇怪,说我一定是喝了迷情剂,但是只是因为那个人是我。我觉得喜欢你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毕竟光是斯莱特林里就有几个女孩儿总是谈起你了,当然我一想起来就想缝上她们的嘴了。当然我是想说我和他们没什么不一样,我喜欢你也是理所当然。

11.话难听归难听,但你不能怀疑我对你的喜欢,想想看我们两个还真的从来没有能好好说上几句话,但是与你争吵也是我最喜欢做的事之一。

12.那年你第一次上魁地奇的赛场,你明明说过在上学之前没碰过扫帚,但那时却像是一个已经和扫帚打交道已经许多年的人,在空中灵巧地躲闪着游走球,又回旋追逐着那个胜利的标志,最后你吐出金色飞贼把它拿在手里,欣喜若狂的表情直至现在还在我心里,把我本来嫉妒的心思扫得一干二净。

13.都写这么多了,我偷个懒我想你不会在意的。

14.是年少难以言说的梦境让我更加确信。即使是午后靠在树边小憇,浮在脑海里的破碎的画面也都是你,我依稀的记得那里的我们没有争吵,所以说梦都是相反的。

15.缘分让我喜欢你,不是吗?

16.于我来说,你是整个霍格沃茨,唯一一个能让我不停地和我父亲提起十几遍的人。

17.我知道我天生的口是心非总是让我说些讨人厌的话,而你身上总是有我没有的东西,虽然我喜欢你的直率,但我不改。

18.喜欢你是心跳告诉我的,喜欢你是忍不住想去堵你下课的心情告诉我的,是迷情剂里你校服的味道告诉我的。

19.欢快的恋情不一定是有多可贵的,至少我觉得我们从现在这样变成另一种关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你我都习惯。

20.你觉得这些还不够吗?你事情可真多,波特,那这样,你看每一段的第一个字。

END.

我觉得新年快乐说几遍都不够

求个评论啵啵啵

这是第一年在lof

写得很少  也不好

但是时如流水  少年晚成

一件注定要做的事情  永远都在路上

希望2019年的六月以后这个账号活跃起来

迈向另一座城市  爱上另一座城市

融入繁世的车水马龙  感叹人情的细水长流

和我认识的每个人 一起成长。

新年快乐。


【德哈】依赖症1-7 完结

·更新在5之后

·是个麻瓜学院   文院和理院设定

·有罗赫成分   感谢食用

依赖症

1.

哈利将一个浅黄色盒子放到了桌子上,上面印着一只灰色盖子的中性笔,也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

罗恩从他进来就盯着他,直到他安安静静地坐到身后的座位上。他好像是要说什么,在那之前他拿起了刚刚被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打开了它。

“哈利…”罗恩拿出一支笔,拽过哈利的草纸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又买了这个笔,这种笔真的那么好用吗?而且一买就是一整盒。”

“我觉得还挺好用的。”哈利侧着身子看了一眼前面人的书桌,用下巴指了指那桌子上的黑色钢笔。

“你不也一直用一个吗,就那支钢笔,恨不得考试的答题卡上都用它写。”

罗恩终于从白纸上拔起了脑袋为自己辩解:“这不一样哈利,你知道吗那可是赫敏送我的。”

他当然知道,那是半年前自己的两个最好的朋友确定关系以后第一次交换礼物,赫敏去买礼物的时候还是他陪着去的。

哈利看着其中一个朋友又快要笑成傻子了,也不禁陪他一起笑起来,虽然这样,却还是没忍住在心里默念着,“被恋爱捆住了大脑的傻子”。

麦格老师的身影和上课的铃声同时出现的时候,教室里又安静了下来,哈利将那一叠被罗恩拽乱的卷子和白纸整齐地摆回桌子左边,水杯放在桌子右上角,手里拿起了那支被罗恩抽出来的笔。

他的确不清楚有些习惯是什么时候染上的,就像他又觉得自己带着一种不舒服的情绪望向了窗外盖着白雪的松树,那些树可以平复他的思绪。然后他会在一天里不停地看那棵树,不停地平复着心里不舒服的感觉。

顺势他看到了南边不远处的理院,与自己班平行的教室窗边,金发的少年正叉着双臂靠在椅背上,他一定是没认真听课,因为前桌的赫敏正奋笔疾书记着老师讲的重点。

波特的思绪没有因为那些绿色得到一点慰藉,反而因为看到了讨厌的德拉科而更糟糕了。

他一不小心又瞄到了罗恩刚刚折磨过的白纸,反过来才发现上面满布着赫敏的名字。

他不禁又在心里批评了一句:“被恋爱捆住了大脑的傻子。”

但是既然罗恩只是被他的女孩儿捆住,那么自己呢?

哈利最后也没有想通他在偏执什么。

2.

“马尔福真的是够让人烦到透顶!”

赫敏推开哈利和罗恩的宿舍门时,那两个人正在忙着布置迎接圣诞的装饰。窗子上红绿相间的彩带被罗恩贴得一高一低,毫无美感。哈利正喂着海德薇,听到赫敏的声音他没回头甚至都在脑海里闪出她是什么狰狞的表情了。

女孩儿努力地用呼吸来平复自己的心情,罗恩从椅子上跳下来给她倒了一杯果茶,陪她一起坐在沙发上。

“我真应该也和你们一样留在文院,我觉得我一样可以学得很好,而且我不用每天面对那张可恶的脸。”书包里的笔记被她掏了出来,然后随便翻了一页,“看他是有多闲,在我的笔记上画了这么多蛇和…苹果?”

“我想等我再遇到他的时候要和他谈谈…”哈利沉默在话里,他突然意识到这些日子他遇到的德拉科,都是在他们的谈话里,只是话里的名字,那个讨厌鬼没有来找他的麻烦,但是好像生活也没有缺少他的影子。

“不要和他打架,哈利,看到那种人走开就好了。”

“首先我需要遇到他。”

“难道你想遇到他?”

结果哈利对这个本该很简单决绝的答案认真思考了一下:“不…不想。”

这个犹豫让赫敏皱了下眉头。

她不知道女人的直觉是不是真的准。

但是她相信她的聪明很准。

“哈利你这个晚餐搭配已经是这周里我第三次看见了。”赫敏指了指哈利手里端着的盘子。

“他今天又买了同样的笔,一整盒。”罗恩在旁边也参与了进来。

“很奇怪吗?”

赫敏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哈利的状况,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她觉得这好像是:

“你好像有依赖症。”

夜晚,罗恩又在隔壁床上睡得虚实难分,他又开始壮着胆子在梦里和蜘蛛搏斗。带着耳机的哈利都听见了他大喊了一声什么,还好他的室友不是别人,哈利还能理解他这个。

台灯的光是柔和的,轻轻照亮哈利床头的一部分,将哈利包围在了温暖的光里。而手机屏幕却刺眼得多,上面停留在哈利近期里循环播放的一首歌,专辑封面上圣诞树的绿色晃进少年翠绿的,此时毫无睡意的眼睛里。

本来他以为可以在这首歌里安然入睡,但短信却来的猝不及防。

“在动态推送歌?难得文院A班的好学生这么晚还不睡呢。”

是德拉科。

“你不也是?”

“该不会是失眠了?真可怜。”他并没有回答。

“没事的话,早点睡觉吧。”

本来连续不断地嘲讽过来的马尔福两分钟都没有发一个字。哈利觉得他可能已经睡了,又闭起眼睛沉浸在耳机的声音里。

手机突然的震动又把他拉回了有讨厌鬼在的世界,哈利点亮了屏幕,上面只有短短的“有事”。

又是漫长的一分钟。

德拉科说:“圣诞快乐,可怜鬼。”

哈利看到了屏幕顶端的零点时间,那首好听的音乐似乎自己减小了音量,手机的光也没有很刺眼,他有点困了。

“圣诞快乐,烦人精。”

又回到了久违的感觉,哈利关了台灯和耳机里的音乐,侧身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3.

这个月学校有公开选修课,开放教室里每天下午都热闹无比,通往教学楼尽头的长廊贴满各种学院里有名老师选修课的海报。这一天下午有海格的自然研究课,哈利在午饭前就早早在自己每次都坐的位置用书抢了个先,然后他就大可不必担心找不到熟悉的视觉角度。

大概是昨晚睡得稍微晚了点(他最近似乎都不太睡得着),又恰好午睡刚醒的缘故,哈利只觉得浑身的疲倦因子都执着地想要把他拉回梦境。他在那个边缘的座位歪着头靠在墙上,想着在海格来之前应该还可以再偷睡一下。

教室里都是学生们走路和交谈的声音,发现身边什么时候坐了人对于在浅眠的少年来说确实还是件有点难的事。所以哈利突然感觉自己的额头被弹了一下,很痛。

他从睡意中回过神来,光亮却把一个更朦胧的世界抛给了他,而且这个在世界里,哈利只看得见自己右边正坐着自己最讨厌的人。德拉科抢走了他的眼镜,正拎着它一圈一圈地转。

这一排明明还有好几个座位,来者就是故意找事。在德拉科架起二郎腿,把他挤得越来越往角落里缩时,哈利更坚信“故意”这件事了。

他突然想起了赫敏的话,但现在不是不想走,明明是他走不了。他要感谢德拉科把他弹醒,这样他才能使出最大的力气用自己坚硬的膝盖踹上那个人的大腿。

于是赫敏刚一进门就迎面看到马尔福抱着腿响亮地一声嚎叫。她突然觉得这会是一堂很有趣的课,因为刚一进门就遇见这大快人心的一幕。

“他怎么了?”罗恩显然是比她晚了一步。

赫敏望着一脸不爽地抢回眼镜的哈利说:“可不能小看校足球队员的腿啊。”

课堂上还算得上是安静的,如果,没有德拉科时不时用手蹭过来的纸条的话。

当然内容也不外乎那些捉弄哈利的话,每次旁边还要配上一个图画。他可能是疼的还不够,哈利却不太忍心踹他了,这人也就最多三岁吧,他觉得。另外他非常想问问德拉科,这么喜欢画为什么不去文院学美术?

下课时德拉科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东西,一脸不怀好意地追着哈利的脑袋看。被盯着的人摸了摸自己的后脑,想起了早晨发现他的头发压得翘了起来,他尽力抚平了一些,可后面还有几缕不听话的小家伙。

“波特,男孩子头发乱一点会很可爱。”马尔福眯起了双眼,从他的口中说出的话听起来不像是对另一个人说着,很像是自己低声的呢喃。

他的左手抬起来一寸一寸靠近了哈利的发顶,还不到米数的距离宛如无形地变得很长,教室里都是挪动椅子的声音,学生们谈着海格放在桌子上植物,罗恩似乎又和赫敏谈了某种怪味的零食… …

所有的一切都很乱,哈利忘记了要反抗马尔福… …

“哈利!”

的确是那两个人来了,赫敏的一声召唤让德拉科的手停了下来,他又睁开了眼睛,表情有一丝怔,紧接着连一声Bey也没说就起身离开了。

在回自己教室的路上,哈利依然会想起刚才的事情,他猜马尔福是想伸手揉乱他的头发,好让他在姑娘们面前出个丑。

他明明是清楚的…

罗恩还在跟赫敏说着之前的话题,赫敏就顶着嫌弃的表情调侃他脑子里面没有知识只有零食。

这幅见怪不怪的的景象被哈利看去了竟让他不经意笑了出来。

赫敏注意到他:“哈利你今天很开心?”

“我平时不一张吗?

“今天好像笑得更好看?”

“那就是吧。”

哈利看向前面的路,却又刚好,视线转向的地方,也正是德拉科回头一瞥的地方。

4.

“许个愿吧,哈利!”

手机的扩音器传出一阵欢闹的声音,几支蜡烛点亮了画面,照清了被一群年轻人围在中间的少年。他朝大家腼腆地笑了笑,合十了双手,闭着眼睛也许在心里念了一个很温柔的愿望。

他吹灭最后一根蜡烛,不知道屋子里的谁开了灯,录像的人也好奇地看了一眼,镜头一晃,再回来时又不知道是谁开始抓了一把奶油带动了周围的一群人,他们对着被包围的少年冲了上去。

录像的人非常不称职,他又一次把手机扔下,参与了这场“恶战”。放着天花板的屏幕一动不动,但是手机却还在传出一阵又一阵嘈杂的喊叫,甚至可以想像得到这间屋子里有多疯狂。哈利听得表情都扭曲了,视频还有几秒钟就结束,他觉得后面大概是没有内容了,就关掉了视频,转头问罗恩:

“这个我怎么没看过,谁录的?”

“你今年过生日时候的视频?你的手机你自己都不清楚呢…我当时光顾着闹了…”

罗恩飞快地带过最后一句,生怕他回忆起来最开始冲上去的就是自己。

哈利也没在意,反倒注意上了理院大厅里屏幕中放出的成绩榜,是这次学期末的考试,上面也有每一科目的优秀成绩。

“赫敏果然都是A+的榜首啊。”这是一件常事,罗恩的语气里满是理所应当。

“不,化学的榜首是马尔福。”哈利将他的脑袋扭向左边。

“你这算是帮他说话吗?”

他这样一说,哈利自己也有一点尴尬,他就着尴尬说下去:“总是和他对着干,自然就关注到了。”

总觉得这个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好像有点矛盾。

“一个马尔福而已,不要被他影响心情。”

但是没关系,哈利自己没有多想,罗恩更不会。

理院的学生正在陆陆续续地离开,他们今天都要离开学校去和家人朋友一起迎接新年。人流如潮,但是当他们刚刚谈论过德拉科之后,哈利就在楼梯的拐角处看到了走下来的他,他在人群中很显眼。

德拉科似乎是知道了公布成绩的事,也要走向这里,他的视线也投向这边,哈利认为他们又一次对视了。

可是似乎就是因为这个,德拉科的脚步一顿,转而走向了门外。他转身之前,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带给他苦恼的东西,微蹙起眉,嘴角半笑不笑的。他没像平时一样走过来对着哈利一顿冷嘲热讽,反而更像是躲着他。

就像他这几天里的表现一样。

从那天海格的选修课开始。

还在看着人已经消失不见的门口,赫敏已经从楼上跑下来,冲上去抱住了他们,她用臂弯紧紧搂住两个人的脖子,好像在为今年三个人可以一起去韦斯莱家过新年而开心。

哈利轻轻拍了她的背,他想和赫敏交换喜悦,可是却控制不住有一种灵魂被抽走的无力感。

天黑了以后,四处都被点亮了,街上的店面或是人们家里,圣诞的装饰还没有摘下,彩色的灯光已经闪烁了几天。都市仍是夜晚的都市,路上勾肩搭背的朋友们赋予了那些靓丽灯光打开的价值,屋子里拿出花绿不一的礼物盒的大家彼此交换着。城市的角落里都是人,每个人都等着和身边的人一起见证大本钟零点的敲响。

在韦斯莱家里,赫敏和罗恩被双胞胎带起了兴致,带上金妮他们一群年轻人在一起玩着什么游戏。哈利玩到一半也学会了拍个视频记录一下兴奋的时光,他从窗外绚丽的光到大家一起布置的屋子,又慢慢移动到这群人身边,重点拍下了罗恩输了游戏被惩罚吃怪味糖的憋屈样。

他安静地戴着耳机靠在窗边回顾着摄影师波特的伟大成果,因为结尾罗恩的表情笑出了声。

视频结束后,手机自动返回了视频列表的界面,下午看过的找不到摄影的视频又一次进入了哈利的眼帘,鬼使神差,他再一次点开了。

这一次他一直看到了最后的结尾,原来最后那几秒钟是有内容的。屏幕晃走了天花板,在一群疯闹的家伙组成的背景里,金发的少年出现在镜头中,他抬高了手机,可是也没能避免他跟着一起抬高了下巴——即使在镜头里也要用这个角度看人。

哈利觉得自己有点呼吸困难,全身的血液在倒流回心脏。

“波特,你的丑样子就是你的生日礼物了。”镜头里的德拉科指了指身后打闹的几个人,他的眼睛有点亮,他说:

“Happy birthday,Harry.”

这是第一次,也是哈利错过的唯一一次。

Harry.

德拉科·马尔福,原来也会露出这么明媚的笑吗?

那些倒流的血液如岩浆在心里翻腾,将心脏撞得不停颤动。

马尔福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哈利这么想着。他凭什么躲着自己?凭什么看到理院大厅里的自己就转身走掉?凭什么在选修课坐在离自己最远的右侧?凭什么透过文理院教室的玻璃和自己对视时就移开视线?凭什么在手伸向自己的头发时又突然离开了?

这些明明都是他从前不会做的事。这些事让哈利非常不舒服,非常。

哈利自己还不够确定一些事,他决定去找德拉科问个清楚。

依赖人格依赖着什么?习惯。习惯是什么,也许就是从前。

是一个人。

5.

“哈利!”

女孩儿的声音从斜前方传来,敲进了德拉科的脑袋里。他的手还停在半空,越渐靠近自己口口声声说讨厌的人。

他也看到面前的哈利正凝视着自己,好看的眼睛睁大了几分,不知道他心里蕴藏着惊讶还是有类似期待的感情。这双眼镜下的绿色眼瞳映射着德拉科一瞬间变得不知所措的神情。

德拉科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又在赫敏他们走过来之前迅速起身,无暇思考波特那小子是不是在期待着什么,马尔福只是想着快点离开这个让他心跳加速的地方。

德拉科似乎也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了。

回头看一眼,波特似乎已经在和两个死党说些什么了,马尔福一路跌跌撞撞,先是不注意碰到了公开教室半掩的侧门,出了门又蹭在了学院楼的高柱上。

潘西·帕金森刚刚从另一边的教室里出来,看到恍惚的马尔福调侃地笑了一下,抓住了他的校服袖子仿佛是在帮他找平衡。

“你怎么啦?”

“在精神上跟对面院的好学生打了一架。”他指的自然是哈利,但是所谓的打一架难道不是他临阵脱逃吗?马尔福难得地也在心里很自觉地问了。

“他怎么会把你刺激成这样的?”

“不,不是的…是我…”他看上去有点心不在焉,而且回答也是语无伦次。

德拉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哈利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前面,但是无论他看的是什么,那个方向都一定会将德拉科收进他的视线里。

德拉科只觉得自己才刚平复下里的心跳又活跃起来了。

他将宿舍的倒霉孩子们赶了出去,然后自己一个人锁在屋子里,无疑他现在心情很复杂。

少年的情愫是从不停的接近开始的,靠得越近,情愫蔓延得越快,快到看不清,抓不住,缠住你从头到脚的整个身体。

虽然也是刚刚才发现的事,但是德拉科猜测那种心情,不就是喜欢吗?

他想把波特的眼镜抢过来攥在手里,看着他迷茫的眼睛里只能清晰地装着自己,想要揉乱他特意打理好的柔软的头发,让这样一个被欺负之后显得无措的哈利波特靠进他怀里,即使那个欺负人的就是他本人。

德拉科非常担心自己的状况,他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还会有第二个人理解他的心情。

毕竟世界上有几个人会对与自己一见面就恨不得互相将对方唾弃进谷底的人产生爱情呢?

但是他们也不懂。

很多个日月之前,哈利也如每天一样站在教学楼门前,夕阳的光辉牵住他黑色的衣摆,也攀在他复古的镜框上,他将半张脸埋进围巾里,然后看到了他在等的人。

哈利抬起他的脸,将自己所有的欢愉展露在这张脸上,他抛弃了夕阳,将所有目光都投在德拉科前方的赫敏身上。

德拉科第一次见到哈利的时候,哈利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于是任性的德拉科不再走大路,专门插进了人流,经过哈利身边时用力撞了他的肩膀。

他没有道歉,因为他是故意的,因为马尔福从不道歉。

哈利皱眉的样子也很可爱,但是他刚刚露出那种表情,赫敏就冲上来和德拉科理论了起来。

总归是让波特记住了,但是却不是什么好印象。

这里面有个小误会,就是德拉科当时以为赫敏和波特是一对儿。而且总是看到两个人一起出现,他心里很是不舒服,在这让他总是想去找波特的麻烦。

一来二去,德拉科发现赫敏和罗恩在一起了,而自己却依然想去找波特的麻烦,他认为那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现在看来,其实是早就离不开他了。

6.

德拉科开始刻意躲着波特,他是个任性的人,但是他怕这种任性让他控制不住去困扰哈利,和以前的小打小闹并不一样,是真的困扰。

因为他没有信心哈利会喜欢他,哈利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他喜欢他。而且德拉科还没能接受他爱上死对头的现实。

很多次在课堂上德拉科的眼睛会不由自主地看向右边,哈利有时上课也会不认真听,也会这个纸条贴在罗恩身上,也会不小心睡着,还好他可以从这里看到哈利每天都在做什么。可是很奇怪的,哈利也总是会向他这边看过来,然后德拉科就会躲开他。

说德拉科没有成熟的思想也好,他极端地讨厌着哈利,又极端地逃离了哈利。

上帝都不知道他会坚持几天,可是有人比他更沉不住气。

7.

"接电话混蛋..."哈利咬牙切齿地从嘴里挤出这句话。

"喂。"

"开门混蛋!"

"不。"

"马尔福你有这么讨厌我?见都不想见?"

哈利正站在马尔福家门前,半分钟前他本来有机会走进去或者把德拉科从里边拉出来,也就是半分钟前德拉科明明是给他开了门的,但是当他发现门口站着哈利的时候他就拽上了门。

"我没有。"

这一句让哈利愣了一下,这个回答不像是马尔福会回答他的话。

"那你出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你的笨蛋朋友们呢?"

"只有我一个人。"

德拉科沉默了片刻,挂掉了电话,打开门走了出去。

哈利看着一脸不耐烦的马尔福,心里的辞措了半天也没措出来,他并不擅长表达这种事情。最后干脆直接了当:

"新年到了。"他看到对面的马尔福挑起了眉,"你有什么想法吗?比如,谈个恋爱什么的。"

"谈恋..."

"好好回答马尔福,我可是个病人。"

"什么意思。"

"离不开你的意思。"

德拉科一周以来没有想过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从来将感情分得很分明的哈利,对他,告白了。

那就是他表达了"他喜欢他",是这样吧。

德拉科一样没想到的是,哈利独自出现在他的家门口时他所有的心里建设都分崩离析了。

而哈利这次却比他醒悟得早,从他迈出罗恩家门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大不了一边谈恋爱一边拌嘴?

如果离不开这算是种病症的话,谁不是呢?德拉科心想。

"谈。"

"好。"

END?

“你笑一下。”

“干嘛?”

“让你笑。”

德拉科顺着他笑了,可是他是一撇嘴角,把所有对哈利无聊举动的嘲讽都放在这个笑里了。

马尔福即使和你谈恋爱了也还是马尔福。

不过在哈利眼里,他只觉得:

“这样…也很好看啊…”

“真是被爱情捆住了大脑的傻子。”

哈利于是开始拿这句话批评自己了。

END.

BUG:被最近的时间影响了  事实上这个时间伦敦的孩子们在放圣诞假期   所以说没有在学校上课这回事      所以大家忽略吧  接地气一点   嗯  

开心就好啦X

写得不好 感谢喜欢

我们下一篇见

新年快乐

一个破特

被我施咒啦

【德哈】依赖症 part.3

·是个麻瓜学校   文院和理院设定

·有罗赫成分  

·前文点头像   爱您

4.

“许个愿吧,哈利!”

手机的扩音器传出一阵欢闹的声音,几支蜡烛点亮了画面,照清了被一群年轻人围在中间的少年。他朝大家腼腆地笑了笑,合十了双手,闭着眼睛也许在心里念了一个很温柔的愿望。

他吹灭最后一根蜡烛,不知道屋子里的谁开了灯,录像的人也好奇地看了一眼,镜头一晃,再回来时又不知道是谁开始抓了一把奶油带动了周围的一群人,他们对着被包围的少年冲了上去。

录像的人非常不称职,他又一次把手机扔下,参与了这场“恶战”。放着天花板的屏幕一动不动,但是手机却还在传出一阵又一阵嘈杂的喊叫,甚至可以想像得到这间屋子里有多疯狂。哈利听得表情都扭曲了,视频还有几秒钟就结束,他觉得后面大概是没有内容了,就关掉了视频,转头问罗恩:

“这个我怎么没看过,谁录的?”

“你今年过生日时候的视频?你的手机你自己都不清楚呢…我当时光顾着闹了…”

罗恩飞快地带过最后一句,生怕他回忆起来最开始冲上去的就是自己。

哈利也没在意,反倒注意上了理院大厅里屏幕中放出的成绩榜,是这次学期末的考试,上面也有每一科目的优秀成绩。

“赫敏都是A+的榜首啊。”这是一件常事,罗恩的语气里满是理所应当。

“不,化学的榜首是马尔福。”哈利将他的脑袋扭向左边。

“你这算是帮他说话吗?”

他这样一说,哈利自己也有一点尴尬,他就着尴尬说下去:“总是和他对着干,自然就关注到了。”

总觉得这个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好像有点矛盾。

“一个马尔福而已,不要被他影响心情。”

但是没关系,哈利自己没有多想,罗恩更不会。

理院的学生正在陆陆续续地离开,他们今天都要离开学校去和家人朋友一起迎接新年。人流如潮,但是当他们刚刚谈论过德拉科之后,哈利就在楼梯的拐角处看到了走下来的他,他在人群中很显眼。

德拉科似乎是知道了公布成绩的事,也要走向这里,他的视线也投向这边,哈利认为他们又一次对视了。

可是似乎就是因为这个,德拉科的脚步一顿,转而走向了门外。他转身之前,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带给他苦恼的东西,微蹙起眉,嘴角半笑不笑的。他没像平时一样走过来对着哈利一顿冷嘲热讽,反而更像是躲着他。

就像他这几天里的表现一样。

从那天海格的选修课开始。

还在看着人已经消失不见的门口,赫敏已经从楼上跑下来,冲上去抱住了他们,她用臂弯紧紧搂住两个人的脖子,好像在为今年三个人可以一起去韦斯莱家过新年而开心。

哈利轻轻拍了她的背,他想和赫敏交换喜悦,可是却控制不住有一种灵魂被抽走的无力感。

天黑了以后,四处都被点亮了,街上的店面或是人们家里,圣诞的装饰还没有摘下,彩色的灯光已经闪烁了几天。都市仍是夜晚的都市,路上勾肩搭背的朋友们赋予了那些靓丽灯光打开的价值,屋子里拿出花绿不一的礼物盒的大家彼此交换着。城市的角落里都是人,每个人都等着和身边的人一起见证大本钟零点的敲响。

在韦斯莱家里,赫敏和罗恩被双胞胎带起了兴致,带上金妮他们一群年轻人在一起玩着什么游戏。哈利玩到一半也学会了拍个视频记录一下兴奋的时光,他从窗外绚丽的光到大家一起布置的屋子,又慢慢移动到这群人身边,重点拍下了罗恩输了游戏被惩罚吃怪味糖的憋屈样。

他安静地戴着耳机靠在窗边回顾着摄影师波特的伟大成果,因为结尾罗恩的表情笑出了声。

视频结束后,手机自动返回了视频列表的界面,下午看过的找不到摄影的视频又一次进入了哈利的眼帘,鬼使神差,他再一次点开了。

这一次他一直看到了最后的结尾,原来最后那几秒钟是有内容的。屏幕晃走了天花板,在一群疯闹的家伙组成的背景里,金发的少年出现在镜头中,他抬高了手机,可是也没能避免他跟着一起抬高了下巴——即使在镜头里也要用这个角度看人。

哈利觉得自己有点呼吸困难,全身的血液在倒流回心脏。

“波特,你的丑样子就是你的生日礼物了。”镜头里的德拉科指了指身后打闹的几个人,他的眼睛有点亮,他说:

“Happy birthday,Harry.”

这是第一次,也是哈利错过的唯一一次。

Harry.

德拉科·马尔福,原来也会露出这么明媚的笑吗?

那些倒流的血液如岩浆在心里翻腾,将心脏撞得不停颤动。

马尔福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哈利这么想着。他凭什么躲着自己?凭什么看到理院大厅里的自己就转身走掉?凭什么在选修课坐在离自己最远的右侧?凭什么透过文理院教室的玻璃和自己对视时就移开视线?凭什么在手伸向自己的头发时又突然离开了?

这些明明都是他从前不会做的事。这些事让哈利非常不舒服,非常。

哈利自己还不够确定一些事,他决定去找德拉科问个清楚。

依赖人格依赖着什么?习惯。习惯是什么,也许就是从前。

是一个人。

TBC.

大概还会更一次吧

嘿嘿嘿

【德哈】依赖症 Part2

·现实高中校园设定   文院和理院设定

·有罗赫成分   是个日常

·前文点头像食用   爱您


3.


这个月学校有公开选修课,开放教室里每天下午都热闹无比,通往教学楼尽头的长廊贴满各种学院里有名老师选修课的海报。这一天下午有海格的自然研究课,哈利在午饭前就早早在自己每次都坐的位置用书抢了个先,然后他就大可不必担心找不到熟悉的视觉角度。


大概是昨晚睡得稍微晚了点(他最近似乎都不太睡得着),又恰好午睡刚醒的缘故,哈利只觉得浑身的疲倦因子都执着地想要把他拉回梦境。他在那个边缘的座位歪着头靠在墙上,想着在海格来之前应该还可以再偷睡一下。


教室里都是学生们走路和交谈的声音,发现身边什么时候坐了人对于在浅眠的少年来说确实还是件有点难的事。所以哈利突然感觉自己的额头被弹了一下,很痛。


他从睡意中回过神来,光亮却把一个更朦胧的世界抛给了他,而且这个在世界里,哈利只看得见自己右边正坐着自己最讨厌的人。德拉科抢走了他的眼镜,正拎着它一圈一圈地转。


这一排明明还有好几个座位,来者就是故意找事。在德拉科架起二郎腿,把他挤得越来越往角落里缩时,哈利更坚信“故意”这件事了。


他突然想起了赫敏的话,但现在不是不想走,明明是他走不了。他要感谢德拉科把他弹醒,这样他才能使出最大的力气用自己坚硬的膝盖踹上那个人的大腿。


于是赫敏刚一进门就迎面看到马尔福抱着腿响亮地一声嚎叫。她突然觉得这会是一堂很有趣的课,因为刚一进门就遇见这大快人心的一幕。


“他怎么了?”罗恩显然是比她晚了一步。


赫敏望着一脸不爽地抢回眼镜的哈利说:“可不能小看校足球队员的腿啊。”


课堂上还算得上是安静的,如果,没有德拉科时不时用手蹭过来的纸条的话。


当然内容也不外乎那些捉弄哈利的话,每次旁边还要配上一个图画。他可能是疼的还不够,哈利却不太忍心踹他了,这人也就最多三岁吧,他觉得。另外他非常想问问德拉科,这么喜欢画为什么不去文院学美术?


下课时德拉科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东西,一脸不怀好意地追着哈利的脑袋看。被盯着的人摸了摸自己的后脑,想起了早晨发现他的头发压得翘了起来,他尽力抚平了一些,可后面还有几缕不听话的小家伙。


“波特,男孩子头发乱一点会很可爱。”马尔福眯起了双眼,从他的口中说出的话听起来不像是对另一个人说着,很像是自己低声的呢喃。


他的左手抬起来一寸一寸靠近了哈利的发顶,还不到米数的距离宛如无形地变得很长,教室里都是挪动椅子的声音,学生们谈着海格放在桌子上植物,罗恩似乎又和赫敏谈了某种怪味的零食… …


所有的一切都很乱,哈利忘记了要反抗马尔福… …


“哈利!”


的确是那两个人来了,赫敏的一声召唤让德拉科的手停了下来,他又睁开了眼睛,表情有一丝怔,紧接着连一声Bey也没说就起身离开了。


在回自己教室的路上,哈利依然会想起刚才的事情,他猜马尔福是想伸手揉乱他的头发,好让他在姑娘们面前出个丑。


他明明是清楚的…


罗恩还在跟赫敏说着之前的话题,赫敏就顶着嫌弃的表情调侃他脑子里面没有知识只有零食。


这幅见怪不怪的的景象被哈利看去了竟让他不经意笑了出来。


赫敏注意到他:“哈利你今天很开心?”


“我平时不一张吗?


“今天好像笑得更好看?”


“那就是吧。”


哈利看向前面的路,却又刚好,视线转向的地方,也正是德拉科回头一瞥的地方。


TBC.


【德哈】依赖症 Part1

·现实高中校园设定   文院和理院设定

·人物J.K  OOC我

·有罗赫成分


1.

哈利将一个浅黄色盒子放到了桌子上,上面印着一只灰色盖子的中性笔,也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


罗恩从他进来就盯着他,直到他安安静静地坐到身后的座位上。他好像是要说什么,在那之前他拿起了刚刚被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打开了它。


“哈利…”罗恩拿出一支笔,拽过哈利的草纸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又买了这个笔,这种笔真的那么好用吗?而且一买就是一整盒。”


“我觉得还挺好用的。”哈利侧着身子看了一眼前面人的书桌,用下巴指了指那桌子上的黑色钢笔。


“你不也一直用一个吗,就那支钢笔,恨不得考试的答题卡上都用它写。”


罗恩终于从白纸上拔起了脑袋为自己辩解:“这不一样哈利,你知道吗那可是赫敏送我的。”


他当然知道,那是半年前自己的两个最好的朋友确定关系以后第一次交换礼物,赫敏去买礼物的时候还是他陪着去的。


哈利看着其中一个朋友又快要笑成傻子了,也不禁陪他一起笑起来,虽然这样,却还是没忍住在心里默念着,“被恋爱捆住了大脑的傻子”。


麦格老师的身影和上课的铃声同时出现的时候,教室里又安静了下来,哈利将那一叠被罗恩拽乱的卷子和白纸整齐地摆回桌子左边,水杯放在桌子右上角,手里拿起了那支被罗恩抽出来的笔。


他的确不清楚有些习惯是什么时候染上的,就像他又觉得自己带着一种不舒服的情绪望向了窗外盖着白雪的松树,那些树可以平复他的思绪。然后他会在一天里不停地看那棵树,不停地平复着心里不舒服的感觉。


顺势他看到了南边不远处的理院,与自己班平行的教室窗边,金发的少年正叉着双臂靠在椅背上,他一定是没认真听课,因为前桌的赫敏正奋笔疾书记着老师讲的重点。


波特的思绪没有因为那些绿色得到一点慰藉,反而因为看到了讨厌的德拉科而更糟糕了。


他一不小心又瞄到了罗恩刚刚折磨过的白纸,反过来才发现上面满布着赫敏的名字。


他不禁又在心里批评了一句:“被恋爱捆住了大脑的傻子。”


但是既然罗恩只是被他的女孩儿捆住,那么自己呢?


哈利最后也没有想通他在偏执什么。


2.

“马尔福真的是够让人烦到透顶!”


赫敏推开哈利和罗恩的宿舍门时,那两个人正在忙着布置迎接圣诞的装饰。窗子上红绿相间的彩带被罗恩贴得一高一低,毫无美感。哈利正喂着海德薇,听到赫敏的声音他没回头甚至都在脑海里闪出她是什么狰狞的表情了。


女孩儿努力地用呼吸来平复自己的心情,罗恩从椅子上跳下来给她倒了一杯果茶,陪她一起坐在沙发上。


“我真应该也和你们一样留在文院,我觉得我一样可以学得很好,而且我不用每天面对那张可恶的脸。”书包里的笔记被她掏了出来,然后随便翻了一页,“看他是有多闲,在我的笔记上画了这么多蛇和…苹果?”


“我想等我再遇到他的时候要和他谈谈…”哈利沉默在话里,他突然意识到这些日子他遇到的德拉科,都是在他们的谈话里,只是话里的名字,那个讨厌鬼没有来找他的麻烦,但是好像生活也没有缺少他的影子。


“不要和他打架,哈利,看到那种人走开就好了。”


“首先我需要遇到他。”


“难道你想遇到他?”


结果哈利对这个本该很简单决绝的答案认真思考了一下:“不…不想。”


这个犹豫让赫敏皱了下眉头。


她不知道女人的直觉是不是真的准。


但是她相信她的聪明很准。


“哈利你这个晚餐搭配已经是这周里我第三次看见了。”赫敏指了指哈利手里端着的盘子。


“他今天又买了同样的笔,一整盒。”罗恩在旁边也参与了进来。


“很奇怪吗?”


赫敏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哈利的状况,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她觉得这好像是:


“你好像有依赖症。”


夜晚,罗恩又在隔壁床上睡得虚实难分,他又开始壮着胆子在梦里和蜘蛛搏斗。带着耳机的哈利都听见了他大喊了一声什么,还好他的室友不是别人,哈利还能理解他这个。


台灯的光是柔和的,轻轻照亮哈利床头的一部分,将哈利包围在了温暖的光里。而手机屏幕却刺眼得多,上面停留在哈利近期里循环播放的一首歌,专辑封面上圣诞树的绿色晃进少年翠绿的,此时毫无睡意的眼睛里。


本来他以为可以在这首歌里安然入睡,但短信却来的猝不及防。


“在动态推送歌?难得文院A班的好学生这么晚还不睡呢。”


是德拉科。


“你不也是?”


“该不会是失眠了?真可怜。”他并没有回答。


“没事的话,早点睡觉吧。”


本来连续不断地嘲讽过来的马尔福两分钟都没有发一个字。哈利觉得他可能已经睡了,又闭起眼睛沉浸在耳机的声音里。


手机突然的震动又把他拉回了有讨厌鬼在的世界,哈利点亮了屏幕,上面只有短短的“有事”。


又是漫长的一分钟。


德拉科说:“圣诞快乐,可怜鬼。”


哈利看到了屏幕顶端的零点时间,那首好听的音乐似乎自己减小了音量,手机的光也没有很刺眼,他有点困了。


“圣诞快乐,烦人精。”


又回到了久违的感觉,哈利关了台灯和耳机里的音乐,侧身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TBC.


是个Drarry嗑到迷幻和自己症状的产物。


“此生最痛苦的事情,是那三十三道戒鞭吗?”


“不,我失去了一个人十三年。”


“那么最幸运的事呢?”


“他回来了。”


“且回应了这份心意。”


·[大概是突然在便签里看到了很久之前写的几句话]


年少时望见烟火的兴奋。

森林中面对岔路的紧张。

黑暗里睁眼看到的曙光。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在心里把一个人的名字念了三次。”


【毒埃】Venom没有告诉Eddie的几件事 续

1.电影向  段子

2.没有顺序  想到啥写啥

3.毒埃真好吃       4.前文头像主页


Venom没有告诉Eddie的几件事


·Eddie犹豫地站在车前,Venom知道他的担忧和恐惧,不仅是因为他感受到了,也是因为刚刚面对着Anne,这个人亲口说出了这个事实。即使自己坦白地说了喜欢他,对方也没有对自己抱有更多的信任。Venom看着眼前这个对Eddie的担心甚至超过了她自己恐惧的女人,说:“我喜欢她,快上车。”

他这样表达着自己的深意“我很安全,你相信我。”

甚至在车上的时候,Venom将自己的弱点全都告诉了Eddie,又在沉默的时候贴心地教导Eddie应该对他深爱的人道歉。这一切对毒液来说是无益的,但是这一切却又只是为了让Eddie能信任他。

他的那些弱点被Anne听去了也无妨,对于信任,是他自己先做出了妥协。Anne也好,大厦里拦住他们的那个朋友也好,他尊重Eddie每一个在意的人。也许他也希望,Eddie可以在意一下自己。


·“在我的星球,我和你一样是个Loser。”Venom退回Eddie的身体里,用这个从心底发出的声音去劝导他。Eddie大步地走在漆黑的森林里,地上传来脚踩在树叶上的沙沙声,他走的很急,心里却在矛盾,他的一切毒液都能感受得到:

Eddie似乎是生气了,也许是因为自己把Anne一个人留在了夜晚的森林深处,也许是在责怪自己强行附在他身上带走他。Venom听到他不停地质问自己,每一个雨点一样的问题打过来,他仔细地接住,一一回应。

是的,想起还在自己星球的那天夜晚,那些同自己一样的生物想要生生地撕裂他,虽然谁都清楚液体会再次聚拢到一起,但他们只是为了看到他狼狈不堪的样子,唾弃他一声“loser”。世界清静的时候,他还是他原来的样子,Riot的声音在他身侧响起:“也许有一个真正适合你的地方。”

“是的。”声音里满是连Riot都感到赞赏的野心。

而如今他游走在寄主的身体里,如同那个人温热的血液,感知着他的一切,听到他因情绪而急促的心跳,看到了他温柔得软弱的本性。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他的寄主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轻声问他。

Venom透过Eddie的眼睛,从森林边缘看到了远处灯火阑珊的景象,那座城市里有无限的可能,就像之前他和Eddie在高空中看到的一样美好。他再一次透过Eddie的皮肤,包裹住他身体的每一寸,温柔得像是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用自己最认真的声音回答他:

“是你,Eddie.”


·在Eddie掉进水里,自己也没有意识之前,说了什么来着?

“Good bey,Eddie.”

当时火箭燃烧起来,黑暗中火光四溢。黑暗里的Venom好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明亮,如同要把自己吞噬的明亮。烟雾绕着火光攀升,火焰沿着浑浊的空气漫延,空气将灼烈的光引到Eddie身边。这场火可以吞噬自己,但绝不能吞噬Eddie——他这样想着。即使是从前在火面前要将自己缩回寄主身体里的怕火的Venom,也在这些火焰要触碰到Eddie的最后一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张开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肆意涌来的火。

“这不该是道别的时候”Venom到底还是有这样遗憾的想法,他所有的想法还都没有清楚地告诉那个人。他模糊地听到Eddie喊了自己的名字,有人的眼泪和自己混在了一起…

他似乎还有意识,Eddie的声音会在他身边回响,又似乎置身一个无尽的空间,没有时间和方向,不知生死。他很寂寞。

再清醒时Venom看着镜子里有些失魂的Eddie,没有出声。自己为什么还在这个Pussy身体里?也许是当时Eddie也用尽全力留住了那些要熔进火焰的黑色液体。

而Venom这些日子里的寂寞,在看到镜子里那个人的一瞬间,都消失了,因为那个人终于接受了他的存在。


依旧很短  谢谢喜欢